免播放器福利


“三不朽”:衡量人生價值的一把尺子

时间:2019-12-30 16:02    来源:學習時報     分类:清風苑     编辑:张晓玉
【字體: 】      打印

人生的價值究竟是什麽?用什麽來衡量人生價值?這是一個曾被無數人問過且繼續爲無數人追問的話題,也是一個見仁見智、衆說紛纭的問題。“生命”不只是生理意義上的肉體生命,更是一種精神生命。或者說,生命就是創造,是攜帶母體留下的信息與外部世界進行最大限度的重新組合,創造一個新的生命。探索生命的意義,對有著深厚文化底蘊的中國人來說,應當把“三不朽”作爲衡量人生價值的一把尺子。

“三不朽”凝結著人生追求的恒久價值

何謂“三不朽”?此乃《左傳·襄公二十四年》中所說的“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說白了,就是做人、做事、做學問。這大概是古人走出了蒙昧、野蠻時代後對人生價值的幡然醒悟,對自己生命、意義、命運的重新發現、思考、把握和追求,道出了人生追求的恒久價值,抵達了過去絕大多數人都很難抵達的有關人生價值的哲思層面。

人有了德,就會行爲有範、行止有度,遵規守矩,組成一種明晰有度的生命節奏,一種可親可依的立體結構,由此社會才會文明,世界才會溫暖。誠然,道德來自于內,是無所不在的自制力量;法律來自于外,是國家意志。如果所有的人都靠外力監督才知道該做什麽,不該做什麽,如何體現人的主動性?由此,致力于立德的人,永遠超凡脫俗、永遠揚著思考的頭顱、永遠以慈祥的眼光注視著遠方,感化衆人,澤被後代。

建功立業,造福社會,是人生價值的重要體現,一直爲人類所向往。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人總是處在一定社會關系和社會條件下的現實的人,這種社會關系和社會條件本質上是對人的一種規定、一種責任、一種使命,也就是要履行的一種擔當。人類社會由蒙昧走向文明,離不開人類的偉大創造力,先賢的偉大曆史功績,功在當代,利在千秋,永遠不可磨滅。建功立業者,受人尊重,他們的事業,也會通過多種形式,傳之于後世,在人類曆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人類通過語言宣示著崇高的理想、弘揚著不朽的信念、闡發著深邃的哲理、描述著美妙的故事。如果一個人能說出有品位的話,能說出驚人之語,或者能夠留下有內涵有質量有影響的文章和著作,或把思想、經驗、方略用文字記載其要,傳之于世,供人欣賞、借鑒,給人以啓迪和鞭策,能對社會産生正面而積極的影響,就是做到了“立言”。

“三不朽”的實質是人生的大格局

“三不朽”強調的是人生要有大格局,即要爲社會民衆謀利益,要以天下爲己任。“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雖百工技藝,未有不本于志者。”任何人成就事業,首先在于人生格局,因爲“志不確則無以立功”。

一個格局大的人,可能出身的環境很貧苦,但是卻很有可能會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源于他們身上優異的品質很多,其中“身在紅塵不隨俗,志存高遠心系國”是最爲顯著的特點。比如,毛澤東年輕的時候與朋友約定“三不談”,即不談金錢、不談男女問題、不談家庭瑣事,只樂于談論大事—人的性質,人類社會的性質,中國的性質,世界、宇宙。所以,1919年他在《湘江評論》創刊詞中才會發出“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幹,誰幹?”的時代強音。

這是何等的人生格局啊!

一個格局小的人,往往自身就存在很多的惡習,可能人不窮,但是心卻很窮,胸懷狹隘、目光短淺,功利味十足,遇人首先揣測對自己有多大利用價值,遇事條件反射般估摸出有多少利益可撈。有的地位、學曆不可謂不高,但做人做事首鼠兩端、俗不可耐,“官一升,臉就變”“杯杯先敬有錢人”等那些令人嗤之以鼻的現象,在這些人身上發生是十分自然的。由于沒有天地情懷、沒有哲學情懷、沒有對生命的虔誠和關愛、沒有人性深度的透視和剖析,也就難以有“三不朽”的境界和品位。

“三不朽”精神的內涵總是與時俱進

“三不朽”價值繕速x予了中國人繼時性價值繕说張力和追求,集中體現在中國曆史上占主流地位的思想中,同時這一精神隨著曆史的發展而被不斷賦予時代內涵。

幾千年來,中國社會雖經曆朝代更替,時代發展,但社會主流群體大多是“三不朽”精神的倡導者、宣揚者,更是其實踐者,因爲它是中華民族與時代同行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撐和精神動力。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主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當下的新時代是承前啓後、繼往開來,在新的曆史條件下繼續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時代,是需要思想也能産生思想,渴求理論也能産生理論的時代。

新時代的立德,就是以明德爲旨歸,涵養高尚的品德和情操,堅持注重德行和黨性修養,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做到“吾日三省吾身”“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時刻葆有共産黨人的初心,凝聚正能量,以正確的價值觀陶冶身心、尊崇德行、提升人格、榜樣示範,爲社會作出表率。

新時代的立功,就是以深厚的家國情懷、自覺的擔當意識和精湛的能力水平,在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征途中創造無愧于時代和人民的業績。“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建功立業必須時刻以人民的利益爲出發點,做到“利民之事,絲發必行;厲民之事,毫末必去”,同時要具備擔當奉獻精神,肩負起“利民爲本”的責任,“在其位、謀其職,負其責,盡其事”,以爲民立功之根本,既實現功業成就之心,亦不負黨的重托與人民的信任。

新時代的立言,就是以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的價值堅守,爲人民立言、爲時代立言。要放寬視野,深刻解讀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曆程的時代內涵、曆史邏輯與現實路徑,展現其背後蘊含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優勢,樹立新時代的思維、把握新時代的脈搏、回應新時代的呼喚,勇立時代潮頭,走進實踐深處,密切聯系群衆,發出時代先聲,爲黨和人民繼續前進提供強大精神激勵。

追求“三不朽”的人生境界

社會是有機的組織,既需要科學家、發明家、政治家、革命家等社會精英人物的傑出貢獻,也需要每一個人的貢獻。因而,英雄偉人可以不朽,販夫走卒也可不朽。社會賦予每個成員以一定的角色,肩負相應的曆史使命,他們分別以自己的個體能量滿足實現社會面貌的變革需要。正如馬克思所說:“無論曆史的結局如何,人民總是通過每一個人追求他自己的、自覺預期的目的來創造他們的曆史,而這許多按不同方向活動的願望及其對外部世界的各種各樣作用的合力,就是曆史。”

從所“立”的主體對象來看,立德、立功、立言是社會各階層都參與其中而設立的理想人格追求,也是各層級各時代都認同的社會價值觀。由于不同階層的人的家庭條件、社會閱曆、教育修養、社會文化等的差異,使得人們在追求“三不朽”的成效時有差別。成就道德典範、建立蓋世功業、闡發精深言論,代表了一種精英信仰範式的“三不朽”,而一些社會上的普通人雖然他們日常生活沒有轟轟烈烈的傑出的社會貢獻,但是他們以自己的力量實現自身的價值,來滿足社會不同層次的需要,可以視爲普通範式的“三不朽”,但正因爲它普通,才是最接地氣、很有生命力的。

我們每個個體生命只有回到人性本色,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而我們的社會只有尊重大德、大功、大師,才能找回大愛中的溫情。追求“三不朽”的人生境界,還是要從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做起,不斷認識和戰勝自然與自我,最終能獲得一種超然的自由,以德爲本,以功、言爲用。惟此,人生于他,是常青之樹;他于人生,是自在之主。(顧伯沖)

手機站

客戶端

微信

微博

版权所有  免播放器福利_奶茶视频播放器_免费在线收看成人AV  hyattguide.com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合肥市包河區中山路1号  邮政编码:230091

ICP備案:皖ICP備07004725號-31

安徽新媒體集團技術支持